夜晓凉月

一只努力修炼成触的百合合XDD欢迎勾搭

幽冥渡【八】

夜明珠的光芒不及火折子,不能照到很远,白洛小心翼翼,一边寻找着主上的下落,一边观察四周的环境。她走得很慢,且走走停停,仿佛在忌惮着什么。 ——咔。 ——咔嗒。 墓道空旷,细弱的脚步声被放大了许多,根本逃不过白洛这种练家子的耳朵。她刹那间便按上了手中的袖剑,神经高度紧张起来,闪身到了一个拐角处,把夜明珠放在地上,伺机而动。 ——咔嗒。 她蹲下身。 ——咔嗒。 慢慢拔出了袖剑。 ——咔嗒。 白洛眼中一凝,翠绿的眸子微微殇着,举着剑刺向黑暗中。 那人似是没有准备,反应倒很快,狼狈的一闪。白洛举剑欲进一步动作,那人的身后却传来熟悉的声音:“白洛。” 白洛微微一愣,随即喜道:“主上!” “白姐姐。” 黑洛堪堪扶了将倾的月烛一把,这才捡起地上的夜明珠,兴高采烈地递给白洛。 白洛见到黑洛便明白了怎么一回事,又看看一旁默不作声的主上,明白这两人已经见过了,也就不再追问。另一边惊甫未定的月烛才刚站稳便开始哀嚎:“这位姑娘,妾身也没招你惹你,你要下如此杀手?” 话音未落,黑洛和卷卷一起盯着她。 月烛:“……看妾身做甚么,可是你们唆使着妾身,道前头的光亮定是你们这位亲亲好伙伴,还把她描述的连只蚂蚁都不踩死的慈善心肠,妾身这才放下戒心准备好好迎一迎她的。可倒好,这位好伙伴上来就不管不顾要给妾身一剑……”说着便拿着折扇遮脸,嘤嘤地哭起来。 卷卷终于有了点反应,盯着月烛目光寡淡道:“她给你一剑了?我怎的没看到?” 月烛被这种理直气壮的偏私震惊了一下:“……” 过了好一会她才反应过来,气急败坏的指着那十几个墨家的人:“你装瞎没看见,难不成你当妾身这一十五个人和你一样的通通瞎了么!说!看没看见!” 那十五人皆是墨家的,且不说白洛刚刚真的想刺月烛,就算没有那也得说有,“看见了。” 卷卷目光不为所动:“约摸是你长得太壮实,挡了我的视线。” 月烛:“……” 刚刚一直插不上话的白洛这才红着脸道:“抱歉,这位姑娘。”窘迫异常。 黑洛却觉得好像哪里不对。按理说以白洛的性格,就算觉察到对方来者不善,也不会如此冒失才对,何况月烛分明是故意泄露出脚步声的,这么明显的破绽,白洛为何觉察不到? 唯一的解释,便是当时白洛实在太惊慌了,惊慌得忘了考虑这些。 黑洛捉着白洛的衣袖,张口欲说些什么,耳朵却微微一动,捕捉到了一阵诡异的声响。 刚刚还稍显吵闹的队伍,立时静了下来。 有点像稚子的歌声,又有点像尖锐的哨音,在墓道尽头的黑暗中传来,断断续续,夹杂着几分泣声。黑洛听到这奇奇怪怪的尖哨声,顿觉有点耳熟,似乎不久前刚刚听到过。然而还没等她仔细琢磨通透,那声响突地停了下来,紧接着却更大声了,似乎还在往这边靠近。 墨家的十几人“唰”一声齐齐抽出了佩剑,神色紧绷。黑洛也将手按上了腰间,紧盯着远处无名的黑暗。 看着看着,她却渐渐觉得好像哪里不对。 黑洛的视力比常人好许多,因此也就比常人更能看清那过来的东西。明明那东西还离得很远,她却已经把它的轮廓看得一清二楚。只见那东西直立着行走,小小的矮矮的,走得稳步非常。 这种走路的姿势,难道是…… 黑洛看得心尖一颤,冲着身后一干剑拔弩张的人挥挥手,回头比口型道:“过,来,的,似,是,个,活,人。” 月烛眉一挑,带出一股风情,也冲着黑洛夸张地比口型:“小,黑,你,骗,谁,是,个,活,人,怎,的,不,说,句,话?” 卷卷却是不语,安静地看着那片黑暗。 黑洛懒得和月烛继续扯皮,猫着腰悄无声息的接近那人。 一步,一步,又一步。 月烛看得胆战心惊,刚想出声提醒,只见黑洛右手如钩,踩着轻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人影抓去。诡异的声响倏忽停止,黑洛拎小鸡似的拎着那人走出黑暗,那人也一声不吭,任由黑洛动作。 夜明珠的光芒照映那人的脸上,竟是个粉雕玉琢的七八岁小娃娃,身上穿着华美的衣衫,却显得有些脏兮兮的。 月烛惊呼一声:“好可爱的小粽子!”芊芊玉手便伸出,想捏一把小粽子的脸。 小粽子清亮的眼珠转了转,微微把小包子脸一侧,便一口咬住了月烛的魔爪。 月烛:“……”怎么还会咬人! 卷卷看了一眼月烛,手拍在小粽子的头上,道:“松口。” 小粽子咬得更紧了些,旋即又有些不情不愿地松开。 月烛一把抽出得以解救的手,心有余悸地擦着上面的涎水。黑洛瞥她一眼,有心吓她一吓,道:“狐狸你完了,被粽子咬了,你也得变成粽子,到时候就终日游荡在此,茹毛饮血……” 月烛:“……” 被忽略的小粽子轻轻扯了扯正胡吹海说的黑洛的衣袖,小小声道:“阿,姊。” 三个女人同时愣怔。 “小粽子”见黑洛没反应,还以为她没听清,胡乱挥了挥两只小爪子,扯住黑洛的袖子下摆,声音稍稍高了一点:“阿姊。” 黑洛:“……?” 月烛乐了:“小粽子和你攀亲戚呢小黑,但不知你这便宜妹妹叫甚么?” 黑洛一脸惊愕,好容易稳下心神,提着刚得来的便宜妹妹的衣襟,把她提高了点,道:“小粽……小姑娘,你怕是认错人了,你家里人呢?” 便宜妹妹歪着脑袋看她:“……” 两人这么大眼望小眼地互瞪了一阵,那孩子才道:“阿姐,疼。” 黑洛这才发现拎着人家的衣襟的确不舒服,把她轻轻地放下,谁想那孩子一落地,就紧紧抱住了黑洛的腰:“……” “……你认错人了。”黑洛头疼道。 那孩子却极为认真地摇摇头:“不,会,不会。我认得阿姊的,眼睛,认得的。认得的。” 黑洛莫名其妙。 “阿姊又不要,不要我了么?我很乖的,我很乖的,不会给你添麻烦。”那孩子抱黑洛更紧了些,睁大眼睛,楚楚可怜的看着黑洛。 黑洛连忙移开视线,问询地看向卷卷。 说实话,她挺想留下这个孩子的。主要的原因是洛轩自开创以来,所有成员都是历任轩主收养的,比如卷卷和白洛,就是前任轩主洛雅亲自带大。而奇怪的是,卷卷接掌洛轩这么多年以来,仅仅只收养了她一人,之后对此事显得有些兴致缺缺,是以这么多年来,洛轩一直只有她们三人。但是很明显,卷卷才是洛轩的主人,因此此举必须先得她同意。 卷卷迎上她的目光,雪白的眸子有如冰雪堆砌,薄淡而寡凉,黑洛却在其见看出了一丝纵容。她尚未开口,卷卷业已上前,揉了揉那孩子的脑袋,淡淡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被卷卷摸了摸头,孩子显露出一种稍带惊惶的神情,仍是磕磕巴巴地答道:“我,我忘了。忘了。” 卷卷蹙了蹙眉,道:“此地太过凶险,你便跟着我。” 孩子期期艾艾地望向黑洛,又迅速低下头:“我要跟着阿姊。跟着阿姊的。不,不跟你。” 卷卷:“……” 卷卷收回一直放在孩子头上的手,看着黑洛,漠然:“你的便宜妹妹,收好了。” 黑洛:“……” 月烛笑得坏极了,狐狸眼微微眯起:“洛轩主,妾身感觉你可能,嗯,不大受小孩子喜欢,啧啧啧。” 那边黑洛的便宜妹妹抱着黑洛,认真道:“阿姊,你有没有见过大鸟?大鸟?” “大鸟?是谁?”黑洛弯下腰,耐心地任由她抱,“长什么样呀?” “大鸟生的很威风,八个脑袋,大大的,飞起来,可快啦。可快啦。因为她有,有十八只翅膀。”便宜妹妹神采奕奕,而黑洛听到这个描述,冷汗都下来了。 这……不就是姑获鸟么? 实际上应该被称作夏获鸟。姑获鸟仅仅是抱取人子,而夏获鸟才会真正收养这些孤儿。 黑洛现在觉得真是罪孽,当着这么大点儿的孩子的面,撒谎也不是不撒谎也不是,真正的进退两难。好在卷卷看出了她的窘境,伸手把那孩子捞了过来,面无表情地哄道:“大鸟现在已经出门了,一时半会儿回不来。” “哦。”那孩子被卷卷牵着手,显得有些紧张。一直旁观的白洛这才走过来,轻车熟路地抱起她,一边逗一边问卷卷:“主上,这孩子已然忘了自己的名字,是否要再给她起一个?” “嗯。”卷卷摸了摸孩子的脸,嘴角勾起一个微不可查的愉悦角度,“以洛为姓,这是规矩;名么,既是被夏获鸟收养的孩子,便指夏为名,唤作洛夏。” 白洛便哄着怀中的孩子道:“你以后就叫洛夏了,可愿意?” 那孩子懵懂地点了点头,又看向黑洛高兴道:“阿姊,我有名字啦。” “是啊,还是个很好听的名字。”黑洛笑了笑,也想学着白洛的姿势把洛夏抱过来,终因实在是不会抱孩子而作罢。 月烛百无聊赖地拿着折扇,有一下没一下敲打着手心,狐狸眼微微敛着,眼角却瞟到了一抹幽光。 幽幽的,冷冷的,瞧着让人心中发瘆。 她觉得有些蹊跷,抬起头,正欲仔细看个究竟,在她身旁的白洛却已勃然变色,踉跄着退了几步,白着脸冲其他人喊道:“快跑,那是鬼萤虫!”

评论(2)
热度(3)

© 夜晓凉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