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晓凉月

一只努力修炼成触的百合合XDD欢迎勾搭

【原创长篇】幽冥渡

【六】
姑获鸟是难产死去产妇怨魂所化,是以它有个怪癖,喜取人子,还会吸食他人的魂魄。黑洛心道那些鬼火恐怕就是这畜生吸食的魂魄怨念所化。对于这种鬼鸟,宋人曾有记载,说它“身圆如箕”,有十条脖子,“其头有九,其一独无”。再细看这畜生的样貌,果然和传闻中八九不离十,十条状似天鹅的长脖子,其中有一条上面空空的,没有头,断口还在不断地渗血。剩下那九个虽是鸟头却生着美艳的人面,看上去甚是可怖。它身上有伤,大概是之前卷卷伤的。这鬼畜生约摸是食魂食多了,肥得不可思议,更不可思议的是它那薄薄的十八只翅膀居然也能带它飞起来,扇动时发出车轮碾过的声音,还飞得挺高挺快!
另一边卷卷并未停下脚步,从小包里取出一把弩——大概是之前用来射灭火折子的那种——抬手便瞄准了上方盘旋的姑获鸟。“嗖”一声,那姑获鸟感到了这般汹涌的杀气,惊叫一声,奋力扇动十八翼想避开,但不知为何停顿了一下,又急速向左边飞。然而箭仍是射穿了它一只翅膀,射下几片暗红色的羽毛。它肥大的身躯仄歪了一下,似是怒了,尖啸一声便冲着卷卷飞过去,巨大的爪子煞气十足。卷卷便抽出一直背着不曾出鞘的佩剑,格挡住那气势汹汹的铁爪。
她的剑散发着纯净的暗色蓝光,高贵而美丽,使人不由自主想细细端详这剑,看着剑身却又好似隔着层雾,朦朦胧胧地看不真切。
黑洛见状,提起佩剑便刺向那爪子。她的佩剑平素柔柔软软贴在腰上,可一旦出鞘,便坚硬无比,削铁如泥绝不是夸张,砍个粽子和砍瓜切菜没什么两样。是以此刻剑身刺向姑获鸟,剑气逼人。
姑获鸟正和卷卷僵持着,觉察到危险,其中两个脑袋向黑洛方向瞄了一眼,顿时面露惊慌,振翅想要飞起来。然而又如刚刚一般,整个身躯停了停。而就在这停顿一瞬,黑洛的剑已锋然而至。
“噗”一声闷响,剑已没入姑获鸟的腿中,黑洛四两拨千斤般轻巧抓住剑柄一旋,姑获鸟的整只爪子和半条腿便掉了下来,摔在地上兀自轻颤着。卷卷眼疾手快,在它血液喷溅到两人身上时及时拉着黑洛的手腕跳开。而那姑获鸟也总算是高高飞了起来,逃离了两人的攻击范围。
“呜——”姑获鸟尖啸,那叫声却是愈发地凄厉惊悚,它九个脑袋一齐死死盯着黑洛,目光怨毒得无以复加。忽而它一甩长长的尾羽,飞到了黑洛的上方。
黑洛尚且来不及反应,就被卷卷一把拉走。下一刻,她刚刚待过的地方,出现了几点殷红得诡异的血液,散发着一股奇异香味。
“小心,这东西的血液能化人魂魄。”卷卷一边带着她躲避姑获鸟报复似的挥血如雨,一边习惯性地提醒。
那就不能直接砍了它。像刚才那样,自己直接削掉了它一只爪子,快意是快意,不过如果刚刚没有卷卷,她现在说不定魂魄早已是姑获鸟的腹中餐了。黑洛大为犯愁:“那得怎么杀?!”
卷卷没有直接回答,只微微侧了侧脸:“你注意到它每次躲闪前,都会犹豫一会儿么?”
“……”黑洛仔细想了想,“似乎是这样的,不然以它的飞行速度,我那一剑还真不一定能砍到它。”
“你觉得,它为什么要犹豫呢?换做是我,早就随便找个方位飞起来,只要不是你刺过来的方向,总是能躲过这一剑的。”卷卷嘴角稍稍上扬,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而她的反问,也在黑洛的心里渐渐连上了一些东西。
“是了!”黑洛眼眸微微一亮,喃喃了一句。
正常人拥有那样的速度,当然会毫不犹豫地遵循脑内的本能反应,赶紧选个方向逃。可姑获鸟,是有九个脑子的!
九种不同的本能支配着身体,姑获鸟的九个脑子当然得好好思索一下到底该逃到哪儿啦。这么一思索,致命的攻击也就到了。黑洛想通这一节,心下喜悦,抬头和卷卷便交换了个眼神,各自心领神会。
两人合作已有八年之久,无需语言,默契到一个眼神和一个动作便知对方心中所想。没有犹豫,黑洛向一边跳开,运起轻功便开始快速移动。姑获鸟一见这个斩其一爪的仇家,立即尖啸一声,飞将下去,一副恨不能食其肉寝其皮的架势。
另一边,一支短箭破空而至。由于这东西的注意力一直在黑洛身上,是以箭离得很近时它还尚未反应过来,箭便没入了姑获鸟的左腹部。但大概是因为它皮太厚,箭仅仅没入两寸——不过也足以激怒姑获鸟了。它尾羽一摆,想要调转身躯对付这个不知死活的人类,就在它转移目标的刹那,一道凌厉剑气飞至,直接割开了姑获鸟的右腹部。
这下姑获鸟怒极,一心想着将这两人撕得粉碎,但又不知该先撕哪个好,其中三个脑袋狠狠盯着卷卷,另外几个则对黑洛的兴趣更大些,姑获鸟的身子便如没掌好桨的舟一般在原地团团转。九个脑袋凑在一起叽叽咕咕了一阵,突然其中一个尖啸一声,直直撞向临近的脑袋。“咚”一声闷响,被撞的脑袋也不甘示弱,尖锐的喙便啄了过去,很快九个脑袋纠缠在一起,场面乱作一团,姑获鸟的身躯便开始飘忽不定。
黑洛瞅准时机,悄无声息地提剑作镖,掷了出去。这一击带了她八成内力,凶悍异常。可怜脑袋们正吵得厉害,哪里注意到这飞来横祸?“噗”一声,剑直直地穿透了姑获鸟的身躯,它连叫都没来得及叫一声,落在地上便咽了气。
本来如果姑获鸟的九个脑袋不内斗,这一剑黑洛也无甚把握。它慢一拍是事实,飞得快却也是事实。倘若一剑不中,姑获鸟喘息过来,必以十倍的疯狂和百倍的仇恨,向她报复。到时这畜生不要钱似的撒血,即使她轻功卓绝,也免不了被溅到一两滴,那时她还焉有命在?何况一定会连累到卷卷。
黑洛走上前,拔出了滞留在姑获鸟尸体内的剑,很宝贝的擦干上面的几丝血迹,正打算收回腰中,身后便传来了轻轻一声哂笑。
“姑娘,当真是技高人胆大。”

评论
热度(2)

© 夜晓凉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