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晓凉月

一只努力修炼成触的百合合XDD欢迎勾搭

【原创长篇】幽冥渡

【五】
“唔……?”黑洛有些不可置信般睁大了眼,看着眼前凭空出现、蜿蜒而下的阶梯,有些不知所措——真的是凭空出现的,没有任何预兆,长满苔绿的青石砖就那么突兀地塌陷,露出了这一眼似乎永远望不到底的阶梯。要不是自己及时收回迈出的一步,怕是要毫无美感地滚下去。
深渊?
黑洛面上毫无惧色,攥紧手中火折子,迈步就踩了下去。她长这么大什么骇人的事没听过没做过,死人堆里爬出来、从阎王手上抢回一条命、粽子嘴里摸过宝、还砍死过好多魑魅魍魉,她就不行枉死城会收这么她这么一位凶神厉鬼。
黑洛撩了撩耳边鬓发,神色晦暗不明。
沿着这弯弯绕绕的阶梯走了许久,竟还走不到头。黑洛渐渐的有些不耐,又忽然冒出一个荒唐的念头:这条阶梯也许是没有尽头的,她这样走着,走着,说不定会走到老死而不自知。
……那这也忒可怕了一点。黑洛弯腰,轻轻从脚下阶梯掰下一片不大不小的石块,掂了一下就掷了出去。
那石块一会儿就落了地,传来隐隐一声响。黑洛在上面,从掷下石块的那一瞬就在心里开始默默计数。石块掷地有声,她心底也有了数,直起身来步履轻快地接着走。
果不其然,不一会就走到了底。底下似乎是一间墓室,最为诡异的却是不远处漂浮着点点幽暗的蓝绿色,很明显是鬼火。鬼火暗淡,不能照明什么,可瞧着真的极为骇人。这种东西是人的一抹精魂所化,一般来讲伴着此人死时的怨念,是以非常阴邪。
如此阴邪之物出现在墓里,说明这墓的风水恐怕不是很好。但是怪就怪在这里——一个帝王陵墓,风水怎会不好?要知道那些个帝王个个都巴不得自己的子孙永世尽享荣耀,是以他们的墓一般都是龙脉宝坻,用以庇佑子孙。风水不好的地方是绝不会被选作安息之处的——死者为大,莫要说帝王,普通的百姓人家也不会选来修建陵墓。
黑洛心下警铃大作,举高手中的火折子,目之所及皆是一片空旷,空旷得有些诡异。按理说这么大的墓室,一般会用来做墓主的主墓殿,放置棺材;抑或用以放置棺材里放不下的陪葬的器皿等等。要么,这墓主人许是达官显贵,这么大的空间建造一个与生前一般无二的宅邸,虽罕见却也不是没有。现在这样,什么装饰陪葬都没有,也着实让黑洛有点诧异,毕竟事出反常必有妖,黑洛把火折子吹亮了些,想仔细看看究竟怎么回事。
就在此刻,一支暗箭,带着凌厉的箭风呼啸而至,不容抗拒地射灭了火折子上的幽幽明焰,离她的脸仅仅一寸之距。
黑洛:“……”
光线的突然转换使黑洛的瞳孔急剧缩小,视线也短暂失明。不过这并不影响她的反应和判断能力。在暗箭擦过的一刹那,她俶而摸上腰间,抽出一直藏在腰带中的佩剑护住命门,警觉如溪旁饮水之鹿。
下一刻,一双手从暗处突地出现,迅速拽住了黑洛的腰带,拉着她往一边拖去,似乎想把她带到某个地方。黑洛大惊,佩剑反手劈去。不想那人似是早已预料,一只手比她还快,扼住了她的脉门,登时一股绵长内息渡过,暂卸了她剑上的内力。那人另一只手却还拉拉扯扯,要把她扯过去。
那腰带虽系得结实,然而再结实也抵不过两人这般过招,渐渐的有些松了。黑洛气得一口血哽在喉头不上不下,心道你捏我脉门倒也罢了,掳我过来难不成是想为我更衣么,忒也憋屈。当下左手便探向腰间荷包,寻思着怎么也得让这不知死活的登浪徒子尝尝眼瞎耳聋的毒药滋味才好。
正在她思忖着登浪徒子的一百种死法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小黑。”
这声音低低的,虽有掩饰不住的疲惫却还一如既往地温柔。黑洛一时惊一时喜,竟也不知该怎样反应,只得同样低低地唤一声:“……卷卷……你,你刚刚……?”
卷卷松开了腰带上的手,解释道:“这地方有东西,你刚刚那样,亮着火折子,那东西轻易就能发现了你,是以我把你带了过来。此处有石柱遮掩,它看不到我们。”
黑洛把腰带重新系好,佩剑也收回,道:“带过来就带过来,做甚么非要把我拖过来,还非拉着我腰带,我……我腰带都被你扯松了。”
“是么?”卷卷一本正经,语气甚至都未曾有变,“刚刚太暗,我不知这是你腰带,拽着此处只觉甚是合手,舒滑凉软,是以便一直拽着,不料竟将你腰带拽松了,实在对不住。”
“……”黑洛一挥手,轻轻拨开飘荡过来的一点鬼火,试图转移话题,“你说的那东西是什么,视觉很敏锐吗?”
“是。不光如此,听觉也远胜常物。我一人对付它分身乏术。”
“你一人?”黑洛才反应过来似乎少了谁,四下目寻,“白姐姐呢?”
“不知。大概是之前跟着我时走散了。”卷卷的眉尖微微蹙起,也不知是不悦还是焦虑。黑洛觉察,安慰似的轻拍了拍她的背。
呜——啊——呦——
一声凄厉又怪异的尖啸刺破空气,如同妇人的尖锐哭泣,而且还不止一个妇人。两个人俱是一惊,黑洛下意识地挺直了脊背,复又抽出佩剑,高度警戒起来。
卷卷亦是绷紧放松的神经,在黑洛手中一字一字慢慢写道:“那,东,西,出,来,了。”
顿了顿,又写道:“待,会,跟,着,我,冲,出,去。”
黑洛轻捏一下卷卷的指尖表示了解。
卷卷将手摸向腰上别着的小包,掏出一个火折子,眼却仍一眨不眨的,视线一直跟随着那东西。她把黑洛护在身后,是以黑洛也没看清那东西的尊容。猛然间,她吹亮火折子,向外面扔去!
卷卷带着的火折子,一般都浸了秘制的火油。火折子甫一扔出,竟也没灭,在地上滚了三滚,发出幽碧色的焰光,一下便将这鬼地方照亮了大半。同一时刻,卷卷瞬间弹射出去,如一只跃跃欲试的猎豹。
黑洛紧随其后。之前由于白洛的走散而没来得及问那东西是什么,此刻扫了一眼,心突地一缩。
竟然,是姑获鸟!

评论
热度(2)

© 夜晓凉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