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晓凉月

一只努力修炼成触的百合合XDD欢迎勾搭

【原创长篇】幽冥渡

【四】
许是千百年不见阳光的缘故,墓道里阴暗潮湿,有着因年份所沉淀的特殊的腐烂味道。在卷卷手中的火折子的映照下,墓道的青石壁发出诡异的幽幽冷光。
“主上,我们现在向哪儿走。”白洛有些无措的看着四通八达的墓道,墓道的远处是火光所不能及的黑暗,如一条吐着毒芯的蛇,送上名为未知的邀请函。
“怕什么,脚下是路,仔细着些总不会走错的。”卷卷没有回头,借着火折子的光仔细地研究着手上的东西。
“……啊?”白洛愣了愣,这可不像她主上一贯谨慎的作风啊……这时她的谨慎主上已经收起手中的卷轴,抬头看了看墓道,又估算了一下方向。然后她低声对着白洛耳语道:“别出声,跟紧我,不要踩错。”
话音未落,卷卷已运起脚下轻功,踩着一种诡异的步伐向一条墓道走去。白洛被刚刚的一声唤给惊了惊,回神后才仔细看着卷卷的步子,同样踩了出去。
这大概是种重量机关。能在茂陵中的机关可不是如寻常斗一般撬两三下就破了的——不过以自家主子的能耐,大概也没什么机关能难倒她吧?想到这里她一股莫名的自豪涌上心头,一时溜了号,丝毫没发现卷卷在她之前几步远的地方,已然凭空消失。
白洛想的入神,脚下却仍按着规律稳妥不乱的走着,对于墓道的湿寒阴森也早已见怪不怪。忽而感到脚下地面一空,白洛一惊,下意识想扭转身躯,扭转掉落的命运。
背上是什么东西突地压了下来,微微一顿,硬生生把白洛即将跳出机关的身影给压了回去。白洛稳住重心的同时回头瞥了一眼,苦笑。不得不说这修建茂陵的人实在是鬼才,也许猜到盗墓者会轻功不算稀奇,提前布好机关也不算稀奇,稀奇的是这机关的时机掐的如此巧妙,轻功如她甚至也没有脱逃的机会。她甚至觉得这就似一张天罗地网,守护着百年前的秘密,而那些被贪欲驱使走进这网中的人,也会被巨大的丝线紧紧缚住,动弹不得。然而现在她也即将成为这里的一员了。
她闭上眼,此刻似乎也只能闭上眼了。耳边是因坠落产生的呼啸风声,不知自己坠进的又是怎样的深渊呢?白洛想象着自己摔得四分五裂的样子,竟开始有些害怕起来。
另一边,重又恢复死寂的墓道中,隐隐又响起索索的声音。很快,一个脑袋从刚刚的盗洞中探了出来,反白的瞳孔在火折子的印照下散发着幽幽的冷光,显得有些瘆人——竟是黑洛。此刻她拂了拂身上的泥尘,转头。
——咦?
她楞了楞,从卷卷她们进入墓道,到自己从盗洞里出来,期间的相隔时间并不久。她举起火折子照了照,目力如她也只能看清前后六七丈的地方,再远一点就是一团模模糊糊的黑暗了。这么短的时间内,在这条直道里她们根本不可能走出特别远,更遑论卷卷生性谨慎,不勘察清地形她应该不会轻举妄动才对啊。
那么就只剩下一种解释了。黑洛抬头看了看,又半跪下来。火折子的光有些灼热,照亮了她的侧脸。
既然不是自己走开的,那就是外力所导致的了。地上没有血迹和搏斗的痕迹,那就应该不是某种“东西”,十之八九是机关。这个认知让黑洛悄悄安心下一点。毕竟机关是死的,以她们的身手注意点不会有什么大碍;如果是某种“东西”——黑洛打了个冷战,一些带着血腥气的记忆瞬间涌现上来。
不要想。
不要想不要想不要想。
黑洛咬紧了下唇,强迫自己压下那些胡思乱想。她心中烦躁,便没了好好破解机关的心思,觑一个仔细看清青石砖上有点点湿泥,丝毫不犹豫踩了上去。
由于进墓时间相隔不长,因此黑洛下意识就把这些痕迹当做是卷卷两人留下的,然后毫不犹豫的跟上去。以前如此,现在亦如此。
——我迟早有一天会走的。
——谁也不会独自一人等你这许久。

有什么开始迅速地、严密地并且不可抗拒地包裹了她的身体,一波接着一波。触感出乎意料地温暖,真是令人愉悦到了骨子里。就像……就像在泡温泉,水波冲击着每片皮肤,舒服的让人忘了呼吸,沉溺其中便是极乐。
水波啊。
水……水?!
白洛猛然睁开双眼,水瞬间灌进了她的双眼,刺痛难耐。她不得不闭上双眼,同时屏息凝神——刚刚下意识开始呼吸,狠狠呛了一口暖和和的水。
不过,虽然仅仅睁眼一瞬,也足以让白洛看见了上方一抹幽光。她闭了一口气,阖着眼快速向上游去,整个人犹如一只体态优美的鲛。
不知游了多久,好歹总算触到了坚实冰冷的地面,白洛赶紧像拽救命稻草一样扒拉住了地面,支撑着爬了上来——居然打了下滑。她隐约感到有哪里不对,抹了一把脸,盯了一会儿手上的“水”,把手放在鼻端下轻嗅了嗅,登时一股淡淡的腥味刺激着感官。
尽管只有一点点,淡淡的,可白洛还是给恶心了一把——天晓得她刚刚在这奇怪的东西里泡了多久,还呛了一口!
白洛忍着胃部的不适,两指合拢搓了搓,果然这玩意触感滑腻,怪不得刚刚上岸打滑了,她全身满是这玩意儿呢。
她隔着衣料搓了搓胳膊,环顾四周,这地方总算不像之前的墓道那般黑漆漆的,头顶嵌了一点一点宝石一样的东西,在悠悠散着冷光。看来之前看到的幽光就是它散发的了。
她又看了看,这地方……这地方死寂得很,没有除她以外的生人声音。那么……主上呢?她有些茫然地四下看了看。
“主上……?”她站了起来,低低呼唤了几声,想了想又摸出一个拳头大的夜明珠,跌跌撞撞地向着没有幽光的黑暗走去。
——沙沙。
——沙沙。
在她身后,有什么东西在千年后慢慢醒转。

评论
热度(2)

© 夜晓凉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