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晓凉月

一只努力修炼成触的百合合XDD欢迎勾搭

【原创长篇】幽冥渡

(我忘把这篇发老虎特上了QAQ。。。还有最近会淡圈所以不出意外的话寒假见www)
【三】
武帝茂陵,那是一代倒斗手艺人的禁区。
追溯原因,大概是因为,曾经觊觎过武帝陪葬品的,只要下了墓的,一个个的都去陪了那汉武帝一起赴黄泉,无一幸免。虽然黑洛对这个似乎有些危言耸听的传言有些怀疑,但是这并不代表她就放心大胆的让卷卷她们去涉险了。
所以要她怎么安心待在洛斋啊。黑洛一面在树上无声快速的潜行,一面默默地想,卷卷说她从来就不乖,看来还是有点道理的。
黑色的夜行衣完美的融入夜色中,她早已不是当年那个不懂得耐性重要性的、七八岁的鲁莽小丫头了。现在她的潜行术,也算得上数一数二了。
从树上俯视,似乎只有卷卷和白洛在匆匆赶路,但是黑洛知道那些暗卫就在附近,保护她们的安全。
或者说,她的安全。
不过她并不担心会被发现或者暴露什么的,毕竟她的潜行术是真的很不错,唯一一次被认出来也是被卷卷,也只是被卷卷,给逮了个正着。
那两人又时停时走地行了一段路,却见不远处有光,似乎是一家客栈。
卷卷停下看了看,而后对白洛道:“今天这么晚了,不如休息,明日再赶路罢。”
黑洛见白洛点了点头,便往客栈的方向去了。所以现在,大概她是只能在树上凑合一夜了,不过再怎么样,总也不能在这荒郊野外直接睡的,还不如去那客栈休息一夜。
打定主意后,她运起轻功,无声潜进了客栈的庭院。
庭院中央有棵挺大的桃树,再怎么样,这里的蛇虫鼠蚁应是比郊外少点的。黑洛选中了一处枝桠交叉较多的地方,正打定主意躺下去,却见二楼的右侧一扇窗子开了,卷卷正站在窗边,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黑洛:“……”
这个时候再装作“你看不见我我没注意到你”是很无聊的,黑洛也干脆直接翻窗,进了卷卷的房间。
“你果然从不听话。”卷卷坐在桌边,把玩着一个茶杯,又指了指屏风后面,“你再不来,洗澡水就凉了。”
黑洛:“……”
“现在,去洗澡,然后睡觉。”卷卷直接下达了命令。
“……为何我的潜行术只有你能发觉?”她很自然地问了心中的疑惑。
“乖,先洗澡。”卷卷摸摸她的头。
又是这么一副哄稚子的语气,黑洛有些不悦地想。她怏怏地进了屏风后面,卷卷慢慢喝着白水,欣赏窗外的月色。
耳边传来潺潺的水声,卷卷先前尚带着笑意的眸子此刻已冷了下来,默默地啜着白水,骨子里的优雅和多年的良好教养使这个动作风雅了许多,然而佳人现在心不在焉。她在想,想明日的行动。
只是原本已然定好的计划又因着黑洛这个变故而不得不重新考虑和制定了。黑洛么,是不能让她下墓的,以卷卷的性子就算绑她在这,也肯定不会让她去冒这个风险。
“在想甚?”黑洛一洗好就发现卷卷在没滋没味地啜着一个茶杯,不由走过去轻拍了下她的背,未曾想卷卷却如惊弓之鸟般猛然回头,一双美丽却又凌厉的眸子直直的望了过来。
那个瞬间她不知怎的就想起了她们初见时的情景,莫名被这样一双眸子给看的有些心慌。然而这慌乱仅仅维持了一瞬息,黑洛蹙起好看的眉,声音有些微的提高:“你怎么样?没事罢?”
那双眸子的主人在认清是她后,倏忽收敛起了情绪。卷卷一如既往地带着笑意,道:“我不过是见那桃花盛而惊心罢了,无事。”
黑洛的眉没有放松,这反应哪里像是见了花盛惊心啊。正想开口说些什么,卷卷先就笑着望了过去:“这么晚了也不好去麻烦掌柜的,这么着,你干脆睡我这吧。”说罢还走过去拍了拍床榻。
“……”黑洛微微垂首,看不太清她的神情。但是耳垂却有些微红润。卷卷只当没看到,笑看着她。
黑洛只抿紧了唇,忽而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走到床边,手一抬拽紧薄薄的被衾,躺了下来还把自己裹成个蛋卷。
真不禁逗。卷卷的笑意愈深,目光放软,听着床内浅浅的呼吸。她慢慢踱步到桌旁,靠着桌侧不知想着什么。
一夜无眠。
黑洛第二天醒来时已是寅时三刻,房间内却已没了卷卷的身影。她下床小小洗漱了一番。推开门正好遇上了白洛。
白洛见着她,并没有表现过多的惊讶和诧异。黑洛猜想大约是卷卷提前知会过她。
“今日起的这么早,不多睡会儿?”白洛把一个油纸包的烧饼递与她,问道。
黑洛接了过来,开门见山地问她:“你们什么时候去?”
白洛稍稍一顿,涩然开口道:“黑洛,你不能去。”
黑洛的脸色沉了下来:“为何?白洛你应该比我更了解那里的危险……”她似乎还想再说些什么,然而白洛却打断了她:“正因我了解所以才不会让你也去。”顿了顿,又补充一句,“主上的意思,也是让你别去。”
黑洛沉默,白洛这次出乎意料的态度强硬是她不曾想到的。她沉思了一会儿,似是想到了什么忽然开口道:“好罢,你们仔细些。”


国庆快乐!!!

评论
热度(1)

© 夜晓凉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