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晓凉月

一只努力修炼成触的百合合XDD欢迎勾搭

【原创长篇】幽冥渡

【序】
我看见我自己穿行在粘稠的迷雾中。
我喊不出属于自己的声音,也听不见其他人的声音。
我只能日复一日地、孤独地前行,不去想自己的命运和未来。
与我相伴的,只有影子。
……是属于我的,惩罚,吗……
【一】
十一月廿三,冬至。
阴极之至,阳气始生,日短之至,日影长之至,故曰"冬至"。
北方干寒的天气变本加厉,雪花飞舞,所有的一切都被埋葬在混沌的白色之中。放眼望去全是阴惨的白色,就连地平线上的太阳,都像是丧事时大户人家门口牌匾上冰冷的挽花。
空旷的原野上,一队马车正缓缓前行,总算是给这死寂的白上增添了一抹黑灰。哒哒的马蹄声被白雪所吞噬,马蹄印亦很快被片片雪花覆盖,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主上,连日奔走人困马乏,不知可否在前面的小庙中小憩一晚?”领头的马车旁,一位白衣的骑马侍女敲了敲车壁,恭敬地问道。后方的人听见了这问话,皆停马驻足,似是在等待回应。
天地间寂静了很久,又好似只有一瞬。而后,马车的帘子轻轻掀动。白衣侍女会意,立即调转马头对跟随在后的人道:“大家,在前面的小庙休息一下吧。“声音不大,却足够让人听得清清楚楚。
众人陆陆续续的进入庙中,马匹被安放在一个隐秘之处。等到其余人几乎都入了庙中烧起火取暖,白衣侍女才低声问迟迟不做动作的马车中的主人:“主上,您看我们是不是也……”
一只素白的手轻轻撩起门帘,紧接着,马车中的人探出了头。此人戴着幕笠,看不清楚容貌,但却有一股自成的威压叫人不敢直视。白衣侍女忙伸手,扶着主上下了马车。
单从身影看,很容易便判断出这是个女子,瘦弱的身躯似乎抵挡不住暴风雪的侵蚀。
白衣侍女不敢怠慢,扶着主上小心翼翼地走过深浅不一的雪面进了庙中,谁又知道这大雪的掩盖下是否有陷阱呢?
庙不大,勉强足够这二十几人遮一下风雪罢了。见到那戴着幕笠的女子进入,众人自觉地向旁边挤挤,给女子留出好大一片空位。
女子并没有直接坐下,而是看似漫不经心地看了看端坐上方已蒙满灰尘的石制神像,幕笠下的目光倏忽凌厉。
隔了一会儿,她又似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坐了下去,还嫌弃的看了看落满灰尘的地板。
庙中很寂静,寂静的只能听见外面风声的呼啸和里面火堆噼噼啪啪的炸裂声。
火堆忽然,诡异的动了一下。
这么快就耐不住性子了吗?女子连头都没有转,看似随意实则凶狠的往旁边一抓,其余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只听“砰”一声,一个黑色的小小的人就已经被女子双手反剪给按在了地上。
“潜行术不错,可惜太急躁,功夫也不怎么样。”女子很平淡的说到,声音清越好听。
而一旁的白衣侍女已经张皇的请罪:“属下失职,请主上责罚!”
“起来吧,也不怪你。”依旧是很平淡的语气,女子看向被按在地上正在挣扎的小人儿,有些微微的意外。
居然,还是个孩子?
那孩子一身脏兮兮的麻衣,脸上蹭上了一道一道的泥灰,由于疼痛和恐惧而蓄满泪水的眸子是奇异的反白。此刻看着女子,满满的憎恨和不屈。
幕笠掩盖下,女子的眸子闪过一瞬间的恍惚,但也仅仅只是一瞬。只听得她用平静到冷淡的语气告诫:“这里很危险,要想活命就回去找你父母。”
白衣侍女听闻惊讶的抬起眸子,暗道今天主上怎么这么好心,一般主上不是应该直接把冒犯者一掌击毙吗?思及此,白衣侍女不由得多看了那个特殊的孩子一眼,却被狠狠地瞪了回来,异于常人的眸子盯着人看时让人心惊。
孩子的眼神如狼般阴沉:“你们,滚出这里。”
陈述的语气,却比感叹句更加可怖。白衣侍女皱了皱眉,以哄小孩子的语气道:“孩子,我们没有骗你,这里真的很危险,回去找你的父母吧,他们现在一定很担心啊。”
白衣侍女想伸手摸摸她的脸,却被孩子以一种近乎偏执的力道给躲开。
“我没有父母,我是个没人要的野孩子。”
“这里是我栖息的地方。”
“所以,滚出去,入侵者。”
一声轻轻的嗤笑,女子低下头,很认真的与孩子对视。
“你很想把他们赶出去,对吧?”
“但是你不够强。”
“跟我走吧,我收留你。”
“让你变强,只是,你要听我的话。”

评论
热度(7)

© 夜晓凉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