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晓凉月

一只努力修炼成触的百合合XDD欢迎勾搭

幽冥渡【九】

【九】
鬼萤虫,曾经是存在于老一辈倒斗手艺人口中的禁忌。相传这种鬼玩意是以横死曝尸之人的血肉为养料,饲养在一些阴墓中。鬼萤虫通常成群行动,以人为食。老一辈的手艺人口口相传,是以洛轩的三人很是明白鬼萤虫的可怕。按理说墨家应该不知晓这种玩意的厉害之处,可月烛听见白洛提醒的那一声,却是勃然色变,御起轻功就想走,转身却见她带来的那几个墨家好手皆是楞在原地,一点儿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她一顿数落:“一个个杵在那里作甚?还不快跑!”墨家的人这才如梦初醒,跟着四个姑娘拔腿就走。
月烛回转身跟着三人,小声抱怨道:“我是养了一群木头么?”
她本只是轻声抱怨一下,未料走在前头的卷卷御着轻功,头也不回地应了她一声...

幽冥渡【八】

夜明珠的光芒不及火折子,不能照到很远,白洛小心翼翼,一边寻找着主上的下落,一边观察四周的环境。她走得很慢,且走走停停,仿佛在忌惮着什么。 ——咔。 ——咔嗒。 墓道空旷,细弱的脚步声被放大了许多,根本逃不过白洛这种练家子的耳朵。她刹那间便按上了手中的袖剑,神经高度紧张起来,闪身到了一个拐角处,把夜明珠放在地上,伺机而动。 ——咔嗒。 她蹲下身。 ——咔嗒。 慢慢拔出了袖剑。 ——咔嗒。 白洛眼中一凝,翠绿的眸子微微殇着,举着剑刺向黑暗中。 那人似是没有准备,反应倒很快,狼狈的一闪。白洛举剑欲进一步动作,那人的身后却传来熟悉的声音:“白洛。” 白洛微微一愣,随即喜道:“主上!” “白姐姐。” 黑...

【原创长篇】幽冥渡

【七】 一个女声自暗处传来,三分慵懒七分高贵,又带着隐隐一点笑意。黑洛如临大敌,警觉地踩着轻功移回卷卷身边。很快,一个女子便从这空旷墓室那未被火折子照亮的黑暗中,徐步走了出来,身后还带着十来个人,皆身着灰衣,佩剑微微出鞘,警惕地盯着她们。 领头那女人面若凝脂,贵气非凡,着一身烟青,一双狐狸眼烨然如星辰,微微上挑,无限风情。眸子是和白洛相似的绿,却要深邃得多。此刻她正双手背在身后,笑吟吟地看着她们。 黑洛对长成这样又魅姿天成的女人一向的定义是花瓶,只供给男人赏玩的那种。又见这人一直盯着她们,不由一阵恶寒。突地,卷卷毫无征兆的抓住了她的手。 黑洛站在卷卷身后,是以被这么一抓那女子倒也看不清什么,黑...

【原创长篇】幽冥渡

【六】
姑获鸟是难产死去产妇怨魂所化,是以它有个怪癖,喜取人子,还会吸食他人的魂魄。黑洛心道那些鬼火恐怕就是这畜生吸食的魂魄怨念所化。对于这种鬼鸟,宋人曾有记载,说它“身圆如箕”,有十条脖子,“其头有九,其一独无”。再细看这畜生的样貌,果然和传闻中八九不离十,十条状似天鹅的长脖子,其中有一条上面空空的,没有头,断口还在不断地渗血。剩下那九个虽是鸟头却生着美艳的人面,看上去甚是可怖。它身上有伤,大概是之前卷卷伤的。这鬼畜生约摸是食魂食多了,肥得不可思议,更不可思议的是它那薄薄的十八只翅膀居然也能带它飞起来,扇动时发出车轮碾过的声音,还飞得挺高挺快!
另一边卷卷并未停下脚步,从小包里取出一把弩——大概...

【原创长篇】幽冥渡

【五】
“唔……?”黑洛有些不可置信般睁大了眼,看着眼前凭空出现、蜿蜒而下的阶梯,有些不知所措——真的是凭空出现的,没有任何预兆,长满苔绿的青石砖就那么突兀地塌陷,露出了这一眼似乎永远望不到底的阶梯。要不是自己及时收回迈出的一步,怕是要毫无美感地滚下去。
深渊?
黑洛面上毫无惧色,攥紧手中火折子,迈步就踩了下去。她长这么大什么骇人的事没听过没做过,死人堆里爬出来、从阎王手上抢回一条命、粽子嘴里摸过宝、还砍死过好多魑魅魍魉,她就不行枉死城会收这么她这么一位凶神厉鬼。
黑洛撩了撩耳边鬓发,神色晦暗不明。
沿着这弯弯绕绕的阶梯走了许久,竟还走不到头。黑洛渐渐的有些不耐,又忽然冒出一个荒唐的念头:这条阶梯也许是...

【原创长篇】幽冥渡

【四】
许是千百年不见阳光的缘故,墓道里阴暗潮湿,有着因年份所沉淀的特殊的腐烂味道。在卷卷手中的火折子的映照下,墓道的青石壁发出诡异的幽幽冷光。
“主上,我们现在向哪儿走。”白洛有些无措的看着四通八达的墓道,墓道的远处是火光所不能及的黑暗,如一条吐着毒芯的蛇,送上名为未知的邀请函。
“怕什么,脚下是路,仔细着些总不会走错的。”卷卷没有回头,借着火折子的光仔细地研究着手上的东西。
“……啊?”白洛愣了愣,这可不像她主上一贯谨慎的作风啊……这时她的谨慎主上已经收起手中的卷轴,抬头看了看墓道,又估算了一下方向。然后她低声对着白洛耳语道:“别出声,跟紧我,不要踩错。”
话音未落,卷卷已运起脚下轻功,踩...

【原创长篇】幽冥渡

(我忘把这篇发老虎特上了QAQ。。。还有最近会淡圈所以不出意外的话寒假见www)
【三】
武帝茂陵,那是一代倒斗手艺人的禁区。
追溯原因,大概是因为,曾经觊觎过武帝陪葬品的,只要下了墓的,一个个的都去陪了那汉武帝一起赴黄泉,无一幸免。虽然黑洛对这个似乎有些危言耸听的传言有些怀疑,但是这并不代表她就放心大胆的让卷卷她们去涉险了。
所以要她怎么安心待在洛斋啊。黑洛一面在树上无声快速的潜行,一面默默地想,卷卷说她从来就不乖,看来还是有点道理的。
黑色的夜行衣完美的融入夜色中,她早已不是当年那个不懂得耐性重要性的、七八岁的鲁莽小丫头了。现在她的潜行术,也算得上数一数二了。
从树上俯视,似乎只有卷卷和白洛...

【原创长篇】幽冥渡

【二】
——永历十四年,京郊凤凰山。
一个白衣的女子掀开幕笠,小心翼翼地打量了一下四周,确定没有人跟踪后,她运气提息,踩着诡谲的步伐进入了前面的密林。
出了满是机关和陷阱的林子,视界豁然变得开阔了不少,一座低调却不失奢华的宅子赫然就在眼前。宅子的门口,一左一右放着两只两角的怪异生物,不过如果来个懂风水的师傅,就可以一眼认出这种四不像是辟邪【注释】。朱红漆的大门外立有一块石碑,碑座是一只巨大的赑屃。点点的青苔似乎在诉说着它古久的故事,但却依然挡不住石碑上铭刻的八个篆体大字的凌厉:天官赐福,百无禁忌。
然而白衣女子对这一切早已见怪不怪,推开朱门,被关住的春色热烈地钻入眼底欢迎她的回归,花红柳绿中一...

【原创长篇】幽冥渡

【序】
我看见我自己穿行在粘稠的迷雾中。
我喊不出属于自己的声音,也听不见其他人的声音。
我只能日复一日地、孤独地前行,不去想自己的命运和未来。
与我相伴的,只有影子。
……是属于我的,惩罚,吗……
【一】
十一月廿三,冬至。
阴极之至,阳气始生,日短之至,日影长之至,故曰"冬至"。
北方干寒的天气变本加厉,雪花飞舞,所有的一切都被埋葬在混沌的白色之中。放眼望去全是阴惨的白色,就连地平线上的太阳,都像是丧事时大户人家门口牌匾上冰冷的挽花。
空旷的原野上,一队马车正缓缓前行,总算是给这死寂的白上增添了一抹黑灰。哒哒的马蹄声被白雪所吞噬,马蹄印亦很快被片片雪花覆盖,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

© 夜晓凉月 | Powered by LOFTER